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老龄化与可持续发展国际学术研讨会 >

陈友华:全面二孩政策:陡增的选择与烦恼*

时间:2016-02-02 来源:中国人口学会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中国南京 210046

一、引言

因事前没有任何征兆,当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实施“全面二孩政策”时,这不仅宣告实施了长达35年之久的独生子女政策的终结,也预示着陡增的自由与选择的突然降临。人们在被“计划”的生育环境中生活久了,渐渐地就习以为常。而这陡增的生育解放,一时间还真有点让人不能适应甚至不知所措。有选择就有烦恼,烦恼不仅来自于选择或者机会的缺乏,有时更来源于选择或机会的增多。我们曾天天盼望着全面二孩政策的早一天到来,而当这一天真的降临之际,我们却陷入了深深的烦恼:对于90后而言,有的是时间与机会去思考是否生育以及何时生育。对于80后来说,生育正恰逢其时,但也必须当机立断,否则最佳生育年龄就将稍从即逝。对于70后而言,已经临近生育的尾声,再不抓紧,只能留下终身的遗憾。而对于50后与60后来说,可能属于人类生育史上最为悲催的一代,多已错过了生育年龄,对女性更是如此,因而只能一声叹息。于是乎,全面二孩政策使得那些还处在育龄期的人们瞬间陷入深深的烦恼:生,我们压力太大;不生,孩子以后压力太大。因而,生,好挣扎;不生,好不甘。

二、生育二胎:好处VS坏处

任何选择都是优缺点或正负相伴。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是否应该生二胎?生二胎,究竟能带来什么好处,同时又能带来哪些坏处?不生二胎,究竟能有什么好处,同时又能有哪些坏处?相信是很多年轻的父母所纠结的一件事情。下面分析是否生育二胎所带来的好处与坏处。

(一)好处

1、手足相伴

生育二胎,儿时有兄弟姐妹相伴,可以一起嬉戏打闹,一起分享成长的喜悦与烦恼,在成长中也学会了合作、谦让、分享、包容、妥协、相互帮助与责任担当。同辈教育对个人的健康成长何其重要,而手足教育则是同辈教育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环境造就人,独生子女的人格缺陷恰恰与兄弟姐妹缺失的特殊环境密不可分。

2、相互依存

脆弱乃人类的弱点,活在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渴望能得到来自亲人与社会的关爱,都希望有所依靠。以往的研究表明,父母年老以后从子女处得到的物质与精神支持和子女的数量成正比(陈皆明,1998)。生育二胎,使得父母年老后更有依靠。

人生最大的忧愁可能是中年或年老以后不仅遇事缺少手足商量,更没有人与自己分担责任、忧愁与分享幸福和快乐。生育二胎,遇事时孩子不仅可以与手足商量,更可以在父母年老以后,分担包括赡养父母等在内的家庭责任,还可以在父母百年之后,还能有亲人与其相伴到老。

3、矛盾规避

独生子女的唯一性决定了其某些角色扮演与责任担当的不可替代性,因而将遭遇非独生子女较少遇到的系列问题。例如,对独生子女来说,“家在何处?何处是家?”“孩子跟谁姓?由谁带?跟谁住?”等等还真是个问题,春节等重要节日究竟在哪家度过?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还是其他什么安排,等等。生育二胎,孩子就可以避免因独生子女的唯一性而徒增的强加给他们的某些矛盾与烦恼。

4、子女教育

伴随独生子女政策而来的是独生子女教育问题。人类以往教育的对象多是非独生子女,所有的教育方法与研究成果也是围绕着非独生子女教育展开的。例如“兄友弟恭”等,而独生子女使得以往所积累的教育方法多失去了用武之地,而针对独生子女教育的一整套有效的教育方法尚未建立起来。“独材难烧,独子难教”是前人留下的千年古训。这或许预示着独生子女教育是一个无解难题。以至于在中国独生子女教育中出现了严重的偏差,主要表现在重学轻德、教育过度、呵护有余、创新不足、冒险精神缺失等。总之,特殊家庭与社会环境不利于独生子女的健康成长。生育二胎,可以规避独生子女教育所固有的难以克服的结构性缺陷,使得中国的子女教育回归到正常轨道上来成为可能。

5、人类繁衍

世代繁衍是人类社会延续的基础与前提条件,而生育则是人类社会延续的基础与前提条件。人之结构,构成相互支撑。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人类社会越来越紧密地连结在一起,成为一个命运共同体。此时,生育不仅是每一个民众应享有的权利,更是每一个民众对人类社会应尽的历史责任。由此可见,尽管每一个民众有许多权利与责任,但传宗接代(即生育)是民众的第一责任。生育二胎,不仅可以规避因独生子女所带来的系列风险(陈友华,2010),也使得人类社会的延续成为可能,还给很多独生子女家庭带来新的希望,有利于家庭的和谐与稳定。

6、心灵圆满

“儿女双全”构成一个“好”字,是多数中国父母的愿望。生育二胎,使得“儿女双全”的比例提高至50%左右。即便不能实现“儿女双全”,“两男”与“两女”相对于独生子女来说,也给父母带来更多的安全感、满足感与幸福感。

(二)坏处

世事万物多是利弊互现,短期与长期收益不一致甚至相悖,生育二胎自然也不例外。生育二胎,除了具有如上所列各大好处外,也存在某些“坏处”。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1、家庭经济负担加重

伴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子女抚养与教育的成本急剧上升,以至于社会上发出了“生不起,养不起,更教育不起”的呐喊。生育二胎的最直接后果是家庭子女抚养与教育的成本急剧增加。众多的调查结果表明:生育的最大阻碍因素是子女的抚养与教育成本。而孩子教育成本的急剧增加主要源于如下两大原因:一是教育的等级化发展与资源的差别化配置,国民对优质教育资源的追逐(甚至是教育资源争夺战争),演变成为国民掏钱办(义务)教育的游戏,在这样一系列转换中实现了政府国民教育财政责任的转嫁。二是与独生子女政策驱使下的独生子女教育的奢侈化之风蔓延紧密相连,背后是民众对子女教育要求的大幅度提高,倾其所有增加对子女教育的投入,为孩子创造最好的学习环境。

2、时间精力付出增多

少子化甚至是独生子女化所导致的孩子养育的奢侈化之风盛行,以至于今天的孩子较之以往都异常金贵,“精养孩子”成为当下普遍的社会生态,结果是一家人围着一个孩子转,城市部分经济条件相对较好的家庭甚至还特地雇请月嫂、钟点工或保姆专门照看小孩。由此可见,今日养育孩子的时间与精力付出是惊人的,以至于部分祖辈在体验到照看第一个孙辈的艰辛后,态度完全改变,由以往鼓励子女生育到听任子女生育决策而不参与意见,同时明确表示不愿意帮助照看第二个孙辈,因为父母也应有属于自己的生活。

3、家庭生活质量的暂时下降

生育与养育意味着妇女职业生涯的暂时或永久性中断,这不仅意味着家庭收入的减少,更意味着添丁而导致的家庭花费的大幅度增加,还意味着时间与精力的大量付出,其结果是家庭生活质量的暂时性下降。

4、对生育安全与出生质量的担忧

伴随生育率下降而来的是妇女年龄越低,其独生子女比例也越高,因而符合双独二孩、单独二孩的比例逐渐提高,而双非(即全面二孩)的比例逐渐下降。由此可见,双独夫妇年龄相对最小,单独夫妇年龄次之,双非夫妇年龄相对最大。因此,虽然全面二孩政策的目标人群较之单独二孩政策的目标人群要大得多,但全面二孩政策目标人群的年龄要比单独二孩政策目标人群的年龄大得多。因此,尽管全面二孩政策目标人群生育的可能性要比单独二孩政策目标人群生育的可能性更低,但对生育而言却更多属于高龄者,由此自然引发出更多对高龄妇女孕育的可能性与安全性和出生质量的种种担忧。

三、全面二孩政策:陡增的选择与烦恼

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本质上与个人主义、消费主义、享乐主义思潮相契合,为人们少生甚至不生孩子提供了思想上与法律上的依据。伴随着20世纪60年代以来现代化在全球范围内的扩散,家庭计划也在越来越多的国家传播开来,成为很多国家政府与社会的行动,并导致全球生育率的下降。

(一)想生VS不想生

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对于那些想生育第二个孩子,但害怕因超生而受处罚的人而言,无疑是一种精神解脱,因而得到了来自这部分人的欢迎。对于那些原本就不想生第二个孩子的人而言,以往独生子女政策的存在,成为其最好的托词或借口。然而,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这一托词不复存在,因而陡增了许多新的烦恼。

生育不仅涉及到妇女本人,也涉及到丈夫对生育的意见,还涉及到双方家庭的其他成员甚至整个社会对此的态度。因此,生育不仅仅是妇女的个人行为,同时也是夫妻乃至整个家庭行为,夫妻及其家庭成员对生育的意见与态度对妇女的生育行为均具有重要的影响。在生育问题上如果家人达不成一致,将会诱发矛盾与冲突。例如,育龄妇女可能面临来自家庭更多的要求生育第二个孩子的压力,因生育而诱发的家庭与事业两者间的矛盾和冲突将更为严重,进而影响到夫妻与家庭关系的和谐与稳定,极端情况下会诱发离婚事件的发生,等等。表1列出了夫妻在对待生育问题上的态度及其可能导致的后果。如果把家庭其他成员对生育的态度纳入进来,情况将更为复杂。

1  夫妻生育意愿与结果

想生与否

丈夫

想生

不想生

犹豫不决

妻子

想生

和谐

冲突

烦恼

不想生

冲突

和谐

烦恼

犹豫不决

烦恼

烦恼

烦恼

(二)意愿VS结果

全面二孩政策的施行,对于那些想生育第二个孩子的妇女来说,将引出一系列现实问题,必须认真考虑。这些问题主要有:(1)身体是否许可;(2)孩子是否健康;(3)经济上能否承受;(4)时间与精力上是否许可;(5)住房是否足够;(6)孩子由谁照料;(7)子女如何教育;(8)长子(女)态度如何;(9)手足关系如何处置;(10)生育机会如何把握;(11)家庭与事业关系如何处置;(12)以何种心态面对生活质量的暂时下降。因此,对于那些想生育第二个孩子的夫妇及其家庭而言,生还是不生,还真是个令人烦恼的问题。

全面二孩政策的施行,对于那些不想生育第二个孩子的妇女来说,也将引出某些问题,也必须认真考虑。生育是有严格年龄限制的,“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家店”。现在只有一个孩子,家庭生活轻松愉快。但年老以后,情况可能就完全逆转,届时自己身体状况每况愈下,独生子女整日忙碌而又无力独自承担养老责任,此时所有潜藏的问题与矛盾就将浮出水面。少子老龄化使得人类自身难以为继,社会保障制度终将破产,年老以后将陷入既指望不上国家,也指望不上孩子的窘境,届时又如何是好?“人无近虑必有远忧”,“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一旦丧失生育能力,再想生育已为时已晚。

想生是一回事,想生时能否生出来则是另一回事。对于想生第二个孩子的家庭而言,能生出来自然是满心喜欢,可就是怀不了孕或生不出来,将徒添许多烦恼。表2列出了生育意愿与生育结果可能导致的后果。当愿望与结果不一致时烦恼是必然的。

2  生育意愿与结果

愿望与结果

愿望

想生

不想生

结果

生出来

喜悦

烦恼

生不出来

烦恼

无影响

四、结语

在传统社会,生育被视作稀松平常与天经地义的事。人们很少因生育而焦虑与烦恼。但在现代社会,生育却变成了一件令人烦恼的事,究竟是生还是不生,如果决定生时究竟生几个,何时生等都成为人们的烦恼。这或许就是现代化所要付出的代价。

以往,我们更多地把人类的生育视作个人的权利来看待,公权力一般不对个人的生育行为横加干涉。但伴随着工业化、城市化与现代化而来的是生育率的下降与低生育率在全球范围内的迅速蔓延,随之而来的是少子老龄化。持续低生育率意味着人类自杀,因而世界上对低生育率的担忧与日俱增。此时,有必要重新审视与理解生育的意义。在笔者看来,人类越来越结成命运共同体的今天,生育不仅是个人的权利,更是个人的第一责任。人类一切理想均建立在人类永续繁衍的基础之上,否则都将化为乌有。生育不仅是消费,更是人类对自身未来的投资。生育会给当下的生活带来某些负面影响,但会改善未来的生活,并让人看到一个有希望的未来。因此,今日无烦恼,来日烦恼绕。今日不生,后悔终生。老无所终是那些少子女、特别是无子女可预见的未来。

参考文献

陈皆明:投资与赡养——关于城市居民代际交换的因果分析,中国社会科学,1998年第6期。

陈友华:独生子女政策风险研究,人口与发展,2010年第4期。

作者简介:

陈友华:男,1962年生,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电子邮箱:youhuachen@nju.edu.cn

通信地址:南京市栖霞区仙林大道163号南京大学社会学院,邮政编码:210046



* 基金项目: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完善人口和计划生育利益导向政策体系研究》(项目批准号:11AZD025)、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中国性别失衡与社会风险控制研究》(项目批准号:71173100)与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中国生育政策研究》(项目批准号:14JJD840007)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作者简介:陈友华,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来源:中国人口学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