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老龄化与可持续发展国际学术研讨会 >

张敏才:重要的是改革完善计划生育服务管理

时间:2015-12-30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公布了实行全面两孩政策的消息后,全国人大又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进行了修正。全面两孩政策的及时落地,对于优化人口结构,增加劳动力供应,减缓人口老龄化压力,增进家庭幸福和社会和谐,将不断释放红利。

全面两孩政策向世人宣示,我国所有夫妇,无论城乡、区域、民族,每对夫妇都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界定非常明确。对照三十五年前一孩政策,从来都是城市与农村、汉族与少数民族、人口众多的少数民族地区与人口稀少的少数民族地区区别对待,区别从小到大,不断完善。这种有区别的一孩政策当然不是全面一孩政策。今后就会减少误解和错判了。其实党中央提倡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时,明确提出不搞一刀切,而且不会永久搞下去,《公开信》明明白白地写着“从现在起用三四十年特别是近二三十年的时间普遍提倡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到30年以后,目前特别紧张的人口增长问题就可以缓和,也就可以采取不同的人口政策了。”经过30多年坚定不移实行计划生育基本国策,我国人口形势发生了深刻变化,人口过快增长的势能得到了释放,人口实现了从高出生低死亡高增长向低出生低死亡低增长的转变,人口结构失衡的矛盾日益显现。人口学家、专家智库和主管部门对新情况、新问题有分有合地进行了深入扎实的研究,对预测数据和方案进行比较论证、风险评估,研究的客观性、系统性、全面性不断提高,广泛听取了人民代表、社会贤达和基层群众的意见,为调整完善生育政策做了大量工作;河北承德地区、甘肃酒泉地区、湖北恩施地区和山西翼城县长期的两孩试点,2013年放开的单独两孩,都为全面两孩的实施积累了经验,此时出台全面两孩政策,瓜熟蒂落,水到渠成。践行了郑重的承诺,兑现了历史的预期。

全面两孩政策的实施,标志着我国人口生产走出了越生越穷、越穷越生的怪圈,达到了经济增长要上去,人口增长要下来的目的,创造了经济连续三十年高速增长,人口快速转变的奇迹,两个奇迹相得益彰,经济奇迹助力人口转变,人口转变促进经济增长。现在一孩政策胜利收官,进入全面两孩生育的新常态。要特别指出的是,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取消生育审批,完善生育登记,这是由“民的事,官审批”变到“民的事,官服务”,无疑是一个伟大的转变。

谁是独生子女政策的总设计师?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里讲到:“每个人都在某一历史进程中发挥着自己的作用。……其中,伟大人物的作用和责任无疑要大一些。但,个人的力量再大也不可能改变历史趋势,各种力量的合力才形成某种历史趋势。”1974年布加勒斯特第一次世界人口会议召开,会议认为人口增长是经济发展的主要障碍,要发展经济就必须采取措施降低人口增长。协商通过了《世界人口行动计划》。布加勒斯特会议后,世界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积极致力于人口控制,计划生育已在大多数国家广泛展开。这时人民大学刘铮、邬沧萍教授等人率先开展人口研究,否定了前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中有关人口充分就业和快速增长的社会主义人口规律,并从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中发掘宣传了两种生产理论,为实行计划生育提供了理论支撑。当时学者们都认为一对夫妇生两个孩子是人口简单再生产,似乎是生育政策底线。一对夫妇生一个最先是由育龄群众自己提出来的。北京宣武区有40多对育龄夫妇倡议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并说天津有人先行,天津说是山东传过来的。当时把它看作是群众中涌现出的新生事物。但一对夫妇生一个能不能行,能不能提倡,引发了热议,召开过多次研讨会、座谈会,相左的意见争论激烈,比如,劳动力会不会短缺?兵源会不会受影响?老龄化问题,性别比问题,老人身边没人照顾的问题,智力结构性下降的问题都提到了。实行“无婴年”和以每对老年夫妇为基准分配两个孙辈指标的方案也提出来了,对于独生子女的抚养教育问题,栗主任还组织人专门召开过家长座谈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全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尽快把经济增长搞上去,把人口增降下来,成为全党和全国的共识,在邓小平、陈云、李先念、华国锋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心目中,控制人口增长和实现国家现代化的目标紧紧联在一起了。在《公开信》发表前的一年时间里,邓小平先后四次和国外客人谈到了人口和现代化问题,指出国外某些人攻击我国的计划生育,实际上是不愿意我们发展起来,邓小平坚定地说:“提倡一对夫妇生一个孩子,这条杠杠不能突破,这条杠杠突破了,四化就没有希望了。”应该说,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是人口过快增长和经济极度短缺的形势逼出来的,是育龄夫妇积极倡议倡出来的。是领导、专家、实际工作者三结合反复论证论出来的,是国际严控人口增长的浪潮激荡出来的。是各种合力形成的趋势。“凡益之道,与时偕行”。任何个人都无力左右这种趋势。所以什么“独生子女设计师”都是无稽之谈。

“谁是计划生育之父”?1984年2月17日至20日中国人大代表团到印度德里参加亚洲议员人口与发展论坛会议。我作为代表团顾问在黄华团长、胡克实副团长率领下出席了会议。在会上,钱信忠主任和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夫人获得联合国人口奖。当时有记者采访钱老,称他为中国计划生育之父。钱老当即制止。他说:1922年美国节育运动先驱桑格夫人来中国传播她的理念,北大蔡元培校长亲自邀请她去北大作报告,蔡校长亲自撰写演讲启事,其中写道:“无限制的生育,使人口之增加超过教养能力,小之可至一身一家之贫篓,大之实为世界文化与和平之一大危机”。并委托胡适为她作翻译,桑格夫人走后,胡适在北平成立了中国生育制裁协会。新中国成立后,马寅初、邵力子都很热心主张控制人口、节制生育。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都积极支持倡导计划生育,陈慕华、栗秀真她们对实行计划生育贡献都很大。说谁是“计划生育之父”,根本不靠谱。

中国应不应该停止实行计划生育?我国实行计划生育之初衷,一是减轻妇女人类自身生产的负担,增加升学就业的机会,有利于妇女解放和男女平等;二是降低孕产妇和婴幼儿死亡率,增进妇幼健康,提高我国人均预期寿命;三是增进生育文明,让妇女从愚昧生育、盲目生育的奴隶变成文明生育计划生育的主人。是育龄妇女千呼万唤唤出来的。放在历史的长河中,回眸计划生育,是一部从迷信走向科学,从愚昧走向文明,从落后走向进步的历史。当前,我国人口虽已进入低增长时期,但人口多和人均资源相对不足的矛盾依然存在,对人口数量的关注依然不可疏忽。在计划生育初始阶段,人口学家就讲,计划生育不是特指少生,根据人口形势,降低一点增速,是计划生育;根据需要调高一点增速,也是计划生育。而且,那么多响应号召的一孩家庭、双女家庭和失独家庭需要关怀照顾。取消计划生育,这不是过河拆桥吗?所以中央一再强调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关键是改革完善计划生育服务管理,特别要加大对计划生育困难户的帮扶力度,负责到底,服务到家。

一切伟大的成就都是接续奋斗、接力探索的结果。一孩政策能达到预期目的,平稳收官。一靠中央领导一届接一届的“不畏浮云遮望眼”的决策智慧和“乱云飞渡仍从容”的战略定力;二靠党团员的模范带头。敢于牺牲,勇于担当。国难当头时母亲送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为国家少生孩子党团员敢于担当。三靠人民群众特别是计生户的支持信任,理解宽容。四靠各方协同,计划生育工作者忍辱负重,无私奉献。人口学家和生殖医学专家开拓创新,成果丰硕。这些都是不该忘记的。

三十五年前,我们做出了这个艰难的选择,明知有风险,不得不向险中行。在风险中艰难前进,在批评中逐步完善。在前进中也确实做了一些错事。我们的事业之所以伟大,就在于经历世所罕见的艰难而不断取得成功。我们不能用今天的时代条件、发展水平、认识水平去衡量和要求前人,不能苛求前人干出只有后人才能干出的业绩来。对历史和前人的评价,“必发于了解之同情”。我们这些后来人,对我们的前人,要多一分了解,多一分同情。


 


 


 

( 编辑:张敏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