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口学研究 >

李树茁 姜全保:普遍二孩与性别失衡社会

时间:2015-11-14 来源:中国人口学会

  一、 普遍二孩政策

  普遍二孩必将对中国的人口社会经济发展产生影响。在人口方面,对中国目前没有确切公认的数字但已经很低的总和生育率、年度出生数量、人口年龄和性别结构、老龄化、未来的劳动年龄人口、对经济比如最直接的婴儿产业产生了立竿见影的效果。有报道分析说,《二胎政策尘埃落定,中国母婴市场将迎利好》 。

  普遍二孩对于出生数量的影响有待观察。执行之后目前的估计有300-800万,中值500万的估计,执行之后年出生数量2000-2500万,中值在2100或者2200万。

  普遍二孩政策对于出生性别比和人口性别结构的影响是一个被广泛关注的问题。2000年以来,中国的出生性别比在120左右徘徊,最近几年开始下降,2014年出生人口性别比降到115.88,即每100名出生女婴对应115.88名出生男婴。

  关于出生性别比与生育水平的关系,存在争议。一些研究认为性别偏好会提高个体的生育数量和总和生育率。Morgan(2003)对总和生育率的分解公式也表明了性别偏好会提高总和生育率。Morgan et al. (2009) 也仍然认为性别偏好会导致实际生育水平的提高。在有男孩偏好的环境下,为了满足理想的性别结构,父母会持续生育直至达到理想的孩子性别构成或是理想的儿子数量,因此,男孩偏好会提高生育数量和生育水平(Park and Cho,1995;陈卫、靳永爱,2011)。也有一些研究认为男孩偏好会减少生育的数量,降低生育水平。在中国,蔡泳(2011)和郭志刚(2008)认为传统的性别偏好对对当前的生育率起到了遏制的作用。过去人们实现性别偏好的手段主要是多生,但随着1980年代以来胎儿性别鉴定技术的普及,人们可以通过性别选择性人工流产来满足对于性别的偏好。子女性别偏好的实现已经从多生转变为性别选择性人工流产,它会降低生育水平(郭志刚,2008)。陈卫 ( 2005) 和韦艳、李树茁、Feldman(2005)的研究发现,男孩偏好与人工流产之间存在明显的相关。杨书章和王广州(2006)也指出,当人们干预生育性别时,原来靠增加生育数量满足性别要求而多生的孩子可以不生,从而会促进生育率下降。

  我们传统上认为,过去可以通过多生来达到有儿子的目的,所以生育政策放开可能会使得出生性别比很快趋于正常。中国目前的一个现实问题是生育意愿比较低,2013年的《全国生育意愿调查》显示城乡居民的理想子女数为1.93;实行一孩、一孩半、二孩政策地区分别为1.84、1.98、2.01。即使在实行二孩政策的地区,生育意愿也不高,而从意愿到行为,还可能打一个打打的折扣。所以,通过放开普遍二孩可能还不能满足性别偏好。放开二孩之后即使出生性别比回归正常,该项政策对于这种回归的贡献究竟是多少也值得研究。

  下面用一个分解来说明出生性别比的水平变动和孩次结构(以女婴表示的各孩子的占比来表示)的关系。

       请点击查看详细内容(PDF):普遍二孩与性别失衡社会

 

(来源:中国人口学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