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口学研究 >

杨成钢:后计划生育时代的人口工作需要尽快向家庭发展转型

时间:2015-11-14 来源:中国人口学会

  

西南财经大学人口研究所 杨成钢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发布实施,中国进入了后计划生育时代。虽然计划生育作为国策的政策基调未变,但鉴于目前人们普遍的生育意愿也仅止于二孩,计生工作最主要的矛盾集中于二孩,因而放开二孩政策后,原来计生工作的那种“一把手负总责”,“一票否决”等等轰轰烈烈的局面是一去不复返了。这种新的、后计划生育的时代背景和政策环境下人口工作还能否有所作为?答案是肯定的,但必须尽快转型,由人口计划生育向家庭发展及其相关社会支持和服务转型。


  一、人口工作向家庭发展转型是时代发展的客观要求


  中国自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以来,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社会财富得到巨大增加,但是社会发展却明显滞后,与中国今天这种世界经济大国的地位并不相称,迫切需要加以改变。而社会发展就应该通过家庭发展加以体现。家庭发展是社会发展的微观基础,没有家庭发展,社会发展就是一句空话;社会发展如果不能促进家庭发展,不仅是不可持续的,甚至毫无意义。尤其在中国社会,家庭发展有着特别的意义。与西方社会以个人作为社会细胞不同,中国文化把家庭理解为最基本的社会细胞和社会单元,高度重视家庭的建设和发展。所谓“身家性命”,就是把家庭理解为个人生命意义的寄托和心灵归宿。欲兴国祚,先齐家益。让家庭发展同步共享社会发展成果是中国现代化建设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也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要求。


  中国当前的家庭发展服务领域有着广泛的社会需求,也是中国长期以来的社会服务短板。随着人口转变和现代化进程的推进,中国家庭在资产和人均收入迅速提高的同时,少子化、空巢化、老龄化也日益普遍,无论城市还是农村都存在大量老年人年事已高,对子女依赖性增强,而子女又力不从心的情况。全面放开二胎生育政策以后,如果年轻夫妇再养育第二个孩子,可能会更加力不从心,不仅无力赡养老人,而且自身的生活负担也无比沉重。其家庭发展受到很大阻碍和挑战,迫切需要取得社会支持服务。社会支持服务包括各种公共的和市场的社会资源供给与配置,政府既是公共资源的核心提供者,又是整合配置市场资源的最重要的设计者和推动者,更是公共资源和市场资源之间最好的组织者和协调者,因而绝不能缺位。计生部门主动将人口工作向家庭发展的支持和服务转型正好扮演了积极的政府角色,满足了人民群众的家庭发展需求。


  人口工作向家庭发展转型也是对中国人口发展模式转变的适应。判断人口发展模式的根本尺度是其动力机制。中国人口发展的动力机制已经在发生转变:从政府行为转向家庭行为。过往中国的人口发展较多的依赖政府的行政调控力量,较多的强调集体理性。这也构成了中国人口转变的早期特点。随着中国的经济不断发展,到今天促进中国人口发展的内在决定因素和力量已经不再是政府的行政意志而更多的是家庭的自主决策和个体人口的自觉选择。这既构成了中国人口转变的后期特点,也符合世界人口转变的一般规律。所以,将中国人口发展的政策实践方式从宏观层面的计划生育管理与调控转向微观层面的家庭发展支持与服务,是一种符合国情、顺应人口发展规律的正确的政策选择。


  人口工作向家庭发展转型也与计生部门自身的转型条件相适应。计生部门具备良好的公共资源禀赋和强大的服务供给能力,其多年来形成的横到边、纵到底的人口管理网络正好可以转型为基层社会家庭发展服务的工作网络。计生部门原来所掌握的计生人口信息是家庭发展服务所需要的基础信息,原来所服务的对象也是家庭发展服务的主要对象,原有的工作队伍和工作能力也是家庭发展服务所需要的人力资本,唯一需要改变的就是计生工作原有的思想观念和工作方式。只要其从原有的计生情结和人口出生控制思维转变,真正树立民为邦本,家齐国治的观念,将过往的人口管理、出生监控工作习惯转变为服务家庭发展、为民排忧解难、增进群众福祉的工作方式上,则不仅能有效节省和充分利用一大笔行政资源,保证家庭发展服务乃至基层社会公共服务的行政资源供给,而且也将为后计划生育时代的计生工作部门开辟新的更大的作为空间。


  二、家庭发展的内容与促进原则


  家庭发展的基础是家庭安全,安全不保的家庭谈不上发展。家庭安全应当包含三部分内容:


  1)家庭经济安全,商品经济社会中,家庭的存续发展离不开必要的物质资本储备。储备越富足,越有能力应对家庭发展中的不确定变化和风险,家庭越有安全感。


  2)家庭婚姻安全,家庭是微观社会组织,这一社会组织中,所有社会关系几乎都由血亲关系约定,只有婚姻关系例外,是由外在的社会规则约定的,从而也是最具不确定性的社会关系。所以,就家庭这一微观社会组织内部的社会安全,也即家庭的维系生存来讲,最根本的就是婚姻安全。人们可以在生活中发现很多单亲家庭,但从家庭发展的意义上讲,那显然不是多数人心目中的理想家庭形式。


  3)家庭人口安全,家庭由特定的人口组成,人口安全是家庭安全的基本内容。家庭中适度的人口规模、较高的人口素质、合理的人口性别年龄结构对于每个家庭的稳定存续和正常发展都是一个良好基础。


  只有上述这几方面家庭安全有了保障,家庭才可以以此为基础逐步提高生活质量和社会尊严,获得发展和幸福。这一过程必然是对社会发展成果的分享,也不啻为社会发展的反映和标志。所以,所谓家庭发展,从政策设计视角出发,应当是这样一种政策效果:让每一个家庭同步共享国家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成果,不断提高生活质量和社会尊严,不断提高家庭安全感和幸福感的过程。


  也许,从计生部门的工作历史来讲,更习惯于应对人口问题,但须知,家庭发展问题本质上就是微观层面上的人口问题。多年来,人们谈论了太多的世界、国家、地区等宏观层面的人口问题,但实际上,微观层面上的人口问题一点不比宏观层面人口问题来得次要。失独家庭问题、贫困家庭的少儿健康和教育问题、养老照护问题,这些在宏观层面表现为枯燥数字和怪异曲线的人口现象和家庭发展困难在微观层面就是实实在在的人口问题。这样的人口问题理所当然地应该成为计生部门转型开展家庭发展支持和服务的工作内容。


  正确促进家庭发展,应当坚持:


  1、家庭发展必须与所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和文化环境相适应,相协调。家庭发展是一个动态过程,不同的时代和区域具有不同的发展标准,家庭发展资源的供给受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制约,人口工作对家庭发展的支持与服务既不能不思进取,无所作为,也不能脱离实际,无限透支。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努力实现家庭发展支持服务的资源利用最大化。同时,不同的文化对于家庭发展具有不同的价值认同,人口工作对于家庭发展的支持和服务必须坚持正确的价值导向,弘扬正能量,营造好风尚,倡导建构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一致的家庭发展理想观念和价值规范。


  2、要让家庭发展与社会发展保持同步,让家庭收益率与社会收益率保持一致,使民众家庭可以分享、共享社会发展红利,使家庭发展成为社会发展的主要内容与根本标志,而决不能使家庭发展与社会发展脱节,更不能让社会发展代替家庭发展,使家庭“被发展”。那样,社会发展就被引向了歧途,失去了发展的意义,而且也难以做到可持续发展。


  3、家庭发展必须把握好政策要义和政府作用边界。首先要充分尊重家庭的私人性,不可让公权过多干预私权,使家庭发展失去自主性。其次要充分保障家庭发展的公平性 。每个家庭的发展水平不可能一致,但发展权利应当一样。权利公平才是最根本的公平,权利公平做到了,家庭发展的公平性就有保障了;第三,家庭发展要侧重家庭发展能力的提升,能力帮助是根本帮助,能力的提升才是家庭发展的持久源泉。  


  总之,新的时代和政策环境下,人口工作向家庭发展的支持和服务转型仍然大有可为。


(来源:中国人口学会 )